嘉陵江边

这无奇骨骼,一样住着歌。
封面来自我cp@天光遥




不知名写手/词作
考研去了,不太会唠嗑,喜欢评论
微博@嘉陵江边竹

一个人可以对一件事热爱到什么地步。
精神上进阶的大路被阻塞,回到现实世界的退路也垮塌,身体的一半都已经埋进了尘土里,蓬勃的创作欲却依然从指缝里挣出来,在手心里开满鲜花。
我永远赞美这样的激情。

认真地思考起了千fo福利……
我对我的审美和爱好都不是太自信……没有合作过本也没有本子可以送甚是惭愧!
目前想到的有故宫烫金纸胶带和水彩礼盒?我个人还挺喜欢。

有小可爱提供点思路吗?你们都喜欢啥??

每次尝试新文风都感觉是渡过大劫了,结果几道天雷一劈,掉下来还是一只乌骨鸡。

今日老师赐我十二字箴言:“小说多写无益,论文多看是真”,一句暗讽喷得我尘灰满面,灰溜溜地滚去写论文了。

君读我伶仃两三言 彻夜难罢

我听君慷慨五十弦 穷昼堪休

诗骨几笔显 梅落满山 

桃李何足献 风谢杜鹃




 @榭寄生虫 印象词,送给这位太太!!!

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年少时期亲手葬送的爱情更折磨人心智的了。它不只骗你十三四岁的青春泪,横亘在多年的长梦里,连你醒来时快干涸的老泪也不放过,誓要叫你一辈子都痛悔。 ​​​

和俺爹聊天笑岔气:
“爹,爷爷说你高中时候写了好多垃圾。”
“……瞎说,人家都说不错。”
“你到底写的什么?”
“当时听了个评弹,结局不太好,就自己重写了。”
我大惊失色,决定给这段对话起名叫《同人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