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边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头像封面来自我cp@番九七





鸽系写手/词作
p吹,童子吹
考研,不太会唠嗑,但欢迎留言
微博@嘉陵江边竹

《鸡犬不相闻》01

*又名《土味爱情》
最近不摸鱼了,拿篇旧的原耽混更…
是真的超土味……慎点……







一辆老桑塔纳滚了满轮子的黄泥,靠边一停,把火一熄,从上边窜下来一个男人,穿得挺体面,就是脑袋卤蛋似的锃亮,上头慢悠悠地绕了只落单的蚊虫。

他朝左看是一块塑料板子,上面血书一样写着“补胎”两个大字,朝右看是一片摇摇曳曳的油菜花田,前边杵着一栋几平米大的棚户屋,远远能听到里头咚咚咚咚打木桩似的声音。

“有人吗?”那男人揩了一把额上豆大的汗,“买鸡呢!”

没人应,屋里声音此起彼伏地渐响。他粗着嗓子喊:“买鸡的!生意做不做了!”

“哎!”屋子的小窗哗地一下被拉开了,露出了一个青葱少年的脑袋,“来了来了来了!”

他一开门,两只毛色油亮的鸡雄赳赳地嚎叫着挤出来,撒腿就往油菜花田里跑,他飞驰电掣般地伸手一捞,提着腿把这两只鸡仔抛回了屋子里,插销一推,得意地锁上了。

“跑什么跑,”黄大根扬了扬下巴,粲然地笑,露出一左一右两个梨涡,“跑得过你爷爷我么?”

男人两手插着口袋,眼神上下打量着黄大根,他个头不算高,身子骨却极其纤巧精瘦,上身松松地罩着件白色套衫,下身穿的却是条紧身的大红裤子,手腕上还戴了一圈圈便宜的银链子。他看的一阵尴尬直逼脑门,啥玩意啊?现在都流行狗链子栓手上了?

“你家大人呢?”

“啊?”黄大根挑了挑眉毛,有点恼了,“就我啊。”

“你这……不像啊。”男人近看他这长相,赌他不会超过十六七岁。他一对柳叶眉细又弯,下巴尖尖,比剥好的鸡蛋还光洁。

“我都二十了,看这摊好几年了,”黄大根呛他一句,“不信你问俺妈去。”

“成成成,也不打紧。这鸡怎么卖?”

“想咋吃啊?”

“炖汤,炖蘑菇也成,”他挠挠脑袋,笑了笑,“老婆孩子想吃,听人说你这儿的鸡好,又嫩又鲜!我开了十公里路跑这乡下来买的哩!”

黄大根经不起夸,一根尾巴快要翘到天上去,他鼻子里愉快地哼了哼,一侧的梨涡俏皮地藏不住了,甜甜的像是漾着蜜:“可不是!您这趟是来对了!”

他带着人到了屋子前,透着一侧的纱门献宝似的给他指:“芦花鸡!”

男人有点受不了这味,避开他走,站得远远的:“你挑……你挑。”

黄大根一拉开门,这打桩似的咚咚声忽然静了,上百只鸡不敢再啄墙皮了,全扭过脑袋来愣愣地盯着他。

“我给您挑一只嫩的!”黄大根转头喊了一句,一边火眼金睛地在鸡群里来回地摸索,小声呢喃道,“现在我们要抓一只小鸡炖汤,那么谁会是这个幸运儿呢!”

忽地他站起来,手里倒提着一只鸡毛蓬松的小母鸡,周围的鸡吓得散了一大圈,他摇了摇脑袋,一头柔软的头发被甩得抖了抖,“小八!就你了!”

他从裤子里摸出根红橡皮筋,将两只小鸡脚捆了起来,绕到屋子后的水龙头那边,两三下便麻利地处理好了,湿淋淋地装到了红袋子里。

“搞定嘞!”黄大根拎着鸡,一双大眼睛像盛着一汪活水,冲他古灵精怪地笑。忽然破空而来一阵突突的响声,男人一惊,回头一看,远处的花田边的泥地里碾来一辆拖拉机,载着一车的棉秆,掀起一片飞沙黄泥,吓得一群鸡突破身体极限,扑腾着翅膀撒腿就往回跑。

黄大根攥着拳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护犊子般恨恨地往回骂:“靠,马东你有毛病吧!”

拖拉机上头坐着的一个人随着拖拉机马达似的上下颠着,看见黄大根生气,勾唇撇了撇嘴,像是觉得差了点情致,冲他拿起一个喇叭,按了开关,喇叭里就扯着嗓子唱起来:

“给我一片蓝天一轮初生的太阳,给我一片绿草绵延向远方……”

黄大根远远剜了他一眼,不去理他,转头对男人说:“便宜您!就收一百五。”震耳欲聋的声浪渐渐席卷过来,像有个报废的马达在他脑海里自暴自弃地转,嗞嗞地蹭出火花,磨得他脑仁子生疼。

男人扭捏着不动,嫌贵:“便宜点,一百块!”

“给我一只雄鹰一个威武的汉子,给我一个套马杆攥在他手上……”歌声近了,男人说的话黄大根是一个字也听不清:“啊?你说啥?”

“便宜点!一百块!”

“一百二?行行行那就一百二!”黄大根没心思同他周旋,好心情都被拖拉机上的歌声搅浑了,转头扯着嗓子又喊了一句:“关了你的喇叭!鸡被你吓跑了,人说话也听不见!”

也不知马东听没听见,兴许是没听见的。他冲黄大根得意地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忘情地跟着喇叭一起摇头晃脑地唱起来。

他皮肤黝黑,留着寸头,穿着件贴着胸肌的紧身黑背心。
黄大根心里损他,打扮成这样还能看,全靠一张棱角分明的高级脸死撑着,浓眉毛,丹凤眼,高鼻梁,唉呀嘛呀,怪不得俺妈见了他,都把他当明星似的捧着。

“一百块!”男人一吼,又把他从这说不清是嫉妒还是不服的情绪拉回来。

“行!一百二!”黄大根把红袋子递给男人,男人只当他是答应了,擦了把汗,从钱包里摸出十张十元纸币塞给他。

“好吃再来啊!”黄大根送男人出了田,见他将老桑塔纳慢吞吞地开走了,这才低头拈开纸币,一张张地摸着数。

十张!少了二十块!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哎哟我去!”黄大根心里窜起火,撒腿追着拖拉机跑,从地上抄了个石头就往前边扔,也不顾蒙了一头土,吃了一口灰:“马东我日你妈!你赔我二十块钱!”

马东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更乐了,乐得他黝黑的脸颊也红了。他一踩油门,地动山摇般开着拖拉机走了。







TBC.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