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边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头像封面来自我cp@番九七





鸽系写手/词作
p吹,童子吹
考研,不太会唠嗑,但欢迎留言
微博@嘉陵江边竹

【对刀组/东修】爱情对手(短篇糖一发完)

给 @我可能真的很不错 太太的小修哭哭!

私设对战剧情,希望喜欢!

 

 



武士站在道场上,对面是盘坐着的忍者。无人机在场上绕着一红一黄两个身影盘旋,嗡嗡地将这场景投到屏幕上,观战人数正在不断上升。


五强其中之二的对战可是百年难遇,绿洲中央长廊的荧幕下密密麻麻地围着人,下头飘扬的全是写着“Daito”和“Sho”的条幅。


“见鬼,这两人在搞什么?”帕西法尔站在巨型荧幕下,“怎么在直播?!”


“大东,和我来一场男人之间的胜负!”


“喂喂喂等等!”大东一头雾水,“我说,我什么时候接受你的挑战了!”


修没有理睬他,手指一划,浏览着他喜欢的场景,忽然眼睛一亮捉住了一个,轻轻一点,潇洒地摇了摇辫子,漫天竹叶就从天幕上飘下来,落地成海。金币片片飞到大东头顶,聚成“目标”两个大字,叮叮当当地响。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大东走过去冲他张开双臂,“来吧修,抱一个,算和好,可以吗?”


“忍者不需要抱抱。”


“不要闹脾气!”


修的脸腾地红了,一张稚气未脱的面孔藏在落叶黄的面具后,赌气地打着颤。如果这时候大东查看他的心跳,他就要成为这个理所当然的输家了。也不知是心虚还是恼羞成怒,他从背后抽出双刀,电光火石地出手了。


这场闹剧的起因得从两天前说起了。五强接管绿洲已过了五年,周二和周四绿洲不开服,大东就闲下了不少。可大东是个怎么也闲不住的人,规定一出,就约了修每周二和周四出去打电动。修上高中了,大东就倚在校门口的栏杆上等他,穿着一条窄裤腿的牛仔裤,把自己的腿衬得纤细修长。


“敏郎。”


“周,我说了好多遍了。”大东俯下身做了个嘘的手势,在修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大东。”


修的头发非常软,像只灰鸽柔软的羽毛,大东没忍住把摩挲了一下,作势摸了摸鼻子,隐隐地散着种青葱的奶香味。


“其他人听不见。”修仰起头,甜甜地笑,把腰杆挺得直直的,一副不可冒犯的大人样子,“而且我喜欢。”


在日本,直接叫名字后两个字是极亲密的叫法,他还不习惯,心里就像秋天的麦田,被一个十一岁的男孩横冲直撞地闯进来,大肆地在他心里收割。他别过头去,挠了挠头发:“随便你吧。”


“周!”远处有个女孩子的声音高高地喊起来,“今天一起走,好吗?”


“抱歉,我约了人了。”修没有看她,还在专心打量着大东今天穿的牛仔裤,腰间挂着链子,银闪闪的,像看到个新奇的宝贝似的。


“嘿?周的哥哥吗?”


“呃……算是吧,”大东急急地去看修,轻轻扶他的肩,小声嘟囔,“周……这怎么解释?”


“不是。”


“嘿,别这样……长得真俊,介绍一下可以吗?”女孩冲他眨眨眼。


修把头抬起来,看到大东被这么突然一夸,有些醺醺然地红了脸,心里更不知滋味。他皱着眉头将大东往前推了推,示意他转头往前走,像藏一件闪闪发光的九十九级神器。


“是我的敏郎。”


他一本正经的,甚至面不改色,生怕别人没听见似的,扬眉吐气一样地说:“是我喜欢的人。”


修一把牵住大东的手,紧紧地握了握,像是安抚。修的手与五年前已大有不同,大东第一次觉得他有男子气了,掌心的柔软褪去了,露出了青年的坚硬骨节。


大东一怔,心里头火烧火燎的,心跳值直线上升,浑身的器官都发出了红色警报,他在心里捶了自己一脑袋:“醒醒!藤原敏郎!那只是个十一岁孩子的玩笑!”


修只拉着他头也不回地朝游戏厅走,大东有些不知所措,捱不住了,终于在一个转角拉住了他。


“修,这玩笑不能乱开,”大东手心沁出了汗,“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帕西法尔和阿尔忒弥斯那种。”修仰起脑袋看他,“我们每天也一起游戏,认识的时间比他们久多了。”


“拜托,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我们也去过错乱星球,也去跳过舞,我们也可以这样……”说罢他把五指嵌进大东的指缝,摇铃铛似的摇了摇。


修长高了,与大东只差了半个头不到了。他一仰头就可以触着大东鼻尖,再一鼓作气,一双稚嫩青涩的唇就可以贴上来了。


但修没有这么做。他们差的这几公分不是身体上的距离,而是心灵上的。有一种的无形的东西隔在他们中间,两人炽热的吐息打在这道墙上,修一低头,把接上的眼神错开了。


“修,你还小,没明白感情这回事。”大东从没恋爱过,更不会知道恋爱是什么样的滋味,修的话将他的心吹成了个气球,被修牢牢地牵在手里收放。他觉得荒唐,也觉得稚嫩,却是真的拿眼前的大孩子没有任何办法。


“我明白,我……我上线时想你,下线时也想你,想和你一起去度假村冲浪,想天天和你在死亡星球作战……”


不等他说完,大东打断他,用力捏住他的肩,一双孔武有力的手却在微乎其微地颤抖:“不,你不明白,修……等你长大就会明白了。”


大东伸手要抚他的头,修却一把拍开了他,故作沉着的表情终于卸了下来,他一垂头,没说话,红着脸转头走了。之后几天大东再也没见过修,艾奇可算是操碎了心,以为对刀组合就此决裂了,每天挂着一副哭脸把钢铁砸得哐哐直响。


短刀与长刀铿锵相接,嗞嗞地擦着火星,一红一黄两个身影缠在一起,被头顶的炫光照得斑斓迷幻。修的身体很小,却爆着一股野犬一般蠢动的冲劲,他被大东压制着,忽然刀锋一转,哗啦一身借力将自己推了出去,一招斩断云空,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移到了大东的身后。


“你小子,用忍术!”


“大东,我可不是小孩子。”


飞云逝电般的一瞬,他又凭空消失了。大东慌了,捏着手柄的手心沁满了汗,这个小孩今非昔比了,也许是自己离他离得太近,看他看得太久了,修的技能与操作都比从前更为精湛,他竟然丝毫未觉。


大东却又觉得有种快意,勾唇自豪地笑了。他浑身炽热,像窜着烈烈的火苗,和修相比,他才更像个大孩子,他小声地说了一句:“燃烧吧,武士之魂。”


忽然他从暗红色的铠甲中的一处抽出一把刀,与他左手中的一把完全相同。
“噢我的老天!是二刀流!”有人惊叫起来。赌场这下是赚翻了,漫天下注的金币噼里啪啦砸下来,冲着存钱罐滚滚而去。


“Z!”艾奇摇着他,险些把帕西法尔从地上提起来,“他们不会认真在打吧?”


“艾奇!你冷静点,”阿尔忒弥斯把帕西法尔从他手中拽下来,冲他眨了眨眼,“等着瞧吧,他们可是对刀组,是天造地设的对手,和朋友。”


“说的没错,阿蒂。”帕西法尔搂过她,和她在人群中堂而皇之地接了个吻。艾奇险些昏厥,捂着脑袋说:“噢天,我不该问的。”


周围都是铺天盖地的呼喊声:“上啊,上啊!大东,二刀流武士!”


大东持着刀,在空旷的道场上缓缓转身,他像个第一次追求女孩子的男孩,愣愣地不知道怎么办,心却因好奇对方会怎样惊艳登场而狂跳不止。


汗水从额头上淌下来,咸湿地滴在铠甲上,他却咧嘴笑了,无人机顺着他侧着的刀身飞上去,他冲着镜头做了个势在必得的手势,场所顿时爆发出尖叫。


修从他的头顶出现!


两把长刀两把短刀再次铿锵相接,互相紧紧钳着,滚动的气场已将四周的竹海掀去一半,像寒刃一样刮着大东的铠甲,刺耳地剌出道道裂痕。


没有道具,没有火炮,只是单纯地作为忍者与武士,在倒映着竹影的道场上对战。这不是修和大东的对决,大东笑了,他浑身的血液第一次如此沸腾,这是真正的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决,是盛满血汗的,眼睫相接,交换喘息的一场叩问。


这一招是修势在必得,修纤巧的身体却开始颤抖,两柄剑在手中咯咯作响,闪着粼粼的光,他不说话,憋着气不敢喘,像只动物一样咬着牙在风里发怵。


“修!上啊!用你的回旋镖!”


“修!”


“大东!趁机!”


声浪被煮成一锅粥,粘粘地在耳朵里咕噜咕噜地沸腾。大东却没听见似的,心里陡地一软,像是不敢相信,却又像是摸到了什么软肋,心里一阵狂喜:“修,你在哭吗?”


拿着刀的忍者不说话,手却抖得更厉害了。


“修!回答我,你在哭吗?”


面具下的少年的面孔红了,抽抽嗒嗒地哭花了脸,成了只花猫了。大东想投降了,他一颗心揪得不行,想去哄一哄这个泪人,他心中的永远长不大的,被他抱在肩上的孩子。


修的声音却忽然响了起来,在整个绿洲回荡。他开口的一瞬间,自由女神像上高高地发射了一颗礼炮,炸得半边天骤亮。场外所有人都震惊了,爆发出尖叫与呼吼声。


“僕、今年16歳になるから(我今年已经16岁了)”修用生涩的日语说,“もう子供じゃないよ!(已经不是孩子了!)”


“Z!什么意思!”艾奇疯狂地摇帕西法尔,帕西法尔也一头雾水,他却不想去猜,他知道,这是修想说给大东一个人听的。修的声音是假的,却像真的是他亲口在说,脸对着脸,眼神对着眼神一样动人心魄。


“だから君が好きで!(我喜欢你!)”修红着脸喊,“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请和我在一起!)”


大东卸了力,不去挣扎了,修的刀落下来,抵在了大东的胸口。场下爆出一片唏嘘,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事,下一刻便窜出一群人,飞奔着去钱罐里拿回自己的钱,这场比赛,他们要亏大了。


大东没办法似的,仰起头苦笑了一下,将自己的两柄武士刀哐当一下扔地上了。


他单膝跪地,用两根手指夹住修的刀口,送到唇边,在滚烫的唇上吻了一下,冰冷的触感从唇上穿来,冰冰冷的,是活生生的。场下的尖叫声再一次沸腾了,明眼人都看明白了,这是武士在宣誓他的忠诚。这场挑战,是大东输了。


“真拿你没办法。”大东将头抬起来,正对上修同样湿漉漉的眼神,咧嘴笑了,“好歹要等成年啊,小鬼。”


大东头顶的金币噼里啪啦掉光了,金光闪闪地落下来,耀眼地让他睁不开眼。


绿洲中回荡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一句冒着火花的“SHO WINS”,他站起身,将修纤小的身体抱起来,揽在肩头,伸手去抚修那张冰冷的面具,像是真的替他揩着泪水,那么温柔,又那么坚定。


“是你赢了,周。”







 

评论(17)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