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边

“我的伤口先我而至,我生来就是为了做它具象的身体。”
封面来自我cp@天光遥




写手/词作
考研,不太会唠嗑,喜欢评论
微博@嘉陵江边竹

【神鉴】三苦生

又名“如何用王家卫的方式打开神鉴”
有私设,唐时视角,时间线依然是是非填海之后,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欢迎批评指点









“这年头,走路也有能哭的,哈哈……”


很多年后,我想起一生唯一一次醉酒,那夜我饮了三杯村酒醉如泥,最后倒在路边酩酊酣睡,终于可以不再去想那和尚的事。

我喝这酒之前,觉得自己是万物之主,喝这酒之后,倒像是一只伶仃野鬼。

那掌柜倒说,他略懂面相,道我生了两片薄情唇,不像佛,眉目张狂,不像神,眼底却戚戚如诉,不像鬼,说我不过一介凡人,一个多情客罢了。

说到底我那夜的狼狈模样得问责那客栈的掌柜。我不过是走的累了,在客栈门口歇了脚,要他多管闲事请我进去喝酒。

不过也罢,这世上多管闲事的人太多,人和人本就是擦肩过客,偏偏靠多管闲事的人一扰一牵,便结上了缘。我会留恋那和尚,不过也就是因为他当年的多管闲事。

那掌柜说,你有心事,不如进来喝酒。

我问他是什么酒。

他只是意味深长地一笑,说这酒乃是天上琼浆,人间佳酿,喝过的人没有一个不醉的。

我笑,这世上还真没什么酒能醉倒我。

夜深了店里没什么人,他便弯着腰将我请到了店里,讨好地给我收拾了张窗边的雅座。

掌柜:“这位客官,此座抬头便是皎皎明月,月色下酒,岂不美哉?”

我抬头看了看,那月白太晃眼,像是寒刃。我说,我不喜欢月色,换了吧。

掌柜:“那行,您随意找个位子坐着,我这就去拿酒。”

一会便有了清脆叮当入耳,一回头,看到那掌柜左手提着一坛酒,右手端着一只白瓷杯一路磕碰过来。是不是好酒我不知道,我只觉着那酒还隐隐散着悠久而绵长的线香味,但凭这点,这酒便配给我喝。

一杯满斟,我抬头便饮,一股清冽刚入喉,突如其来的苦味便在舌头生了根,差点连一句骂声都发不出了。

“什么玩意!”

“客官您别生气,这酒美就美在它的三苦。”

“你戏弄我,不怕我砸了你的店?”

“小的不曾戏弄您,您仔细品品,此乃第一苦,名为深情苦。”

舌尖一转,喉头一紧,那丝丝苦味便扎地更深,像是心头一道难愈的沉疴。

“我乃无情之人,这深情苦,不好意思,品不到。”

“不然。您若是无情,便不会尝到苦味。”

我平生最恨别人戳到软肋,此刻却觉得一阵心悸难堪,措手不及,只好举起刚刚的一杯昂头饮尽。

我这才想起来,我第一次遇见是非也是在一家客栈。只是那时他已名扬天下,而我尚且是一介蝼蚁。他身上披着雪白袈裟,左手扣着一串颜色很深的佛珠,右手竖在身前一动不动。整个人恰似一块暖玉,眉眼间满载怜悯。

若是有人问我他像什么,我想我会说他像一张纸,一张雪白的纸。

可我却是块墨。甚至有时候我觉得,若非我性子里藏着一腔戾气,是否就不会就爱上那遥不可及的一尘不染。

我哼笑,摇了摇头,我遇上他,他栽到我,因果命数,本就是苦果。

掌柜见我不说话,又为我斟满一杯。

“这第二杯,乃是第二苦,为生离苦。”

我再饮,果然是苦。兴许我已经有些醉了,只觉得脸颊微热,苦酒烫喉,那苦千肠百转,像是江南黑砖白瓦上挥不散的烟雨,从其中穿过,湿了衣袖,又发不了怒,只好堪堪抛下一个冷眼。

倒是挺像我与他每次别离的脸色。

那时我头都没回地别过他,大摇大摆地上了招摇山的台阶,扔下一句“后会无期”,倒也没觉得后悔,只是那时的无情与暗爽,酒后却成了一柄利刃,刻骨揉心。

只是后会无期不过我一个玩笑,他这么懂我,不会不懂这话里戏谑苦楚。可我最恨也是他太懂,道不同如此,连一个互相牵扯的理由都没有了。

哪怕那时我回头望一眼山下,或回头望一眼海,看见了他也在望着我,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我放下杯子大笑起来,这酒果然是好酒,我从未这么醉,仿佛误入一场风月美梦。我招招手,让他给我斟满一杯,问:“那第三苦,是什么苦?”

“第三苦,您喝了便知。”

我是第一次喝这种酒,这一口却觉得像是很多年前就尝过,只剩一种悠然暗淡的苦味延绵不绝,像在不知何处燃了一柱香,熏了几百年的青灯古佛。

我越是想找,便越是找不到。我伸手一牵,还以为挽住了一袖月白的僧袍,只是五指一空,抬头一看,才发现只是月光罢了。

我知道和尚死了。

我只是不舍。

洗墨阁的居室里,我常点着千佛香,我原是为疗伤而点,这一点就点上了百年,此后我去打扫,才发现地上已积了厚厚一层。

点的是什么?喝下这杯酒我才懂,不过点的一缕相思之苦罢了。后来那掌柜问我,他略懂卦术,是否愿意让他算算两人的命数。

我笑,无妨。

掌柜:“那人生辰几时?”

我摇头,不知。

掌柜:“那人本名为何?”

我摇头,也不知。我大笑起来,倒在桌上让掌柜的作罢了。我说,不必算,我与他不过萍水相逢,终究没有好果。

他笑着摇头,伸手指着上头朗朗夜空,说:“并非如此,得问。”

“问天?”

他摇头。

“问神?”

他又摇头,轻轻道:“问缘。”

很多年以后,我才想起来,在我醉之前那掌柜告诉我,这酒名叫三苦生。我说,好酒,好酒,我这一生也就喝过这么一坛好酒,别人的酒教人醉,你的酒却教人醒。


三种苦味褪去,倒隐隐牵出一种甘甜香味。我刚想细究,忽然一阵震颤,沁出几缕冷汗。伸手往两旁一探,便摸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身体静静躺在身边,上下其手一番,一颗心终于落入了一池莲花中,皱了静流春水。

幸好。


是非开口道:“何事?”

那指尖刚要触及我额头,被我反手用力一拍,便乖乖放了回去,“没事。”

我一个翻身,背对着是非,不料那一双温润如玉的手竟轻轻搂了上来,虔诚地抱着我不动,倒像是在礼一尊每日在他跟前胡闹的佛。

“无事便好。”

我一生第二次流的泪,终于缓缓滑落。










灵感来源来自歌曲《三苦生》,强烈安利大家去听一听!
喜欢写刀纯属个人状态适合,最近比较痛苦。之后会写糖,希望不喜欢刀的朋友不要打我。

评论(21)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