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边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头像封面来自我cp@番九七





鸽系写手/词作
p吹,童子吹
考研,不太会唠嗑,但欢迎留言
微博@嘉陵江边竹

【神鉴】莲华海

超感谢 @枕酒漱石 太太的安利疯狂地看完了神鉴!!!途中被虐的心肝胆颤,又被美到死去活来,想看他们多谈谈恋爱!

无以为报就写了一个短小无比的糖衣炮弹

可能有ooc


    恍若一缕春风入梦,僧袍的一角被一人轻轻牵了牵,翻覆两下缠在了指尖上。

    是非未睁眼,只感觉隐隐有些旖旎的吐息吹上他的耳垂,蛇信子般在他耳上狡黠地舔上了一口,便知道枕边人又要好生折腾。


“何事?”


“和尚,陪我去看星星。”唐时支起身子,一只手托着脑袋,潇洒地抛下一句话来。他随心所欲惯了,这百年来他骨子里的狂放非但没有因登仙而收敛,而是更肆意澎湃。

缘由为何?是非莞尔,心道:恃宠而骄。


“抬头便是。”是非静静道,不料睁眼便好巧不巧遇上唐时的眼神。那人挡去了是非眼前一半的星空,黑发痒痒地挠在他的脖颈上。


“无聊。”唐时哼笑一声,在是非的面颊上狠狠掐了一把。


“这满天星辰皆你所有,有何不满?”


“星河若是随手可掇,便如同微尘。在人间望而不及,才能见其浩瀚。”唐时说道便手指一勾,一颗光点便摇摇摆摆坠了下来,悬在他的指尖上,轻轻一吹,便又落于身下的星海中,不起一丝波澜,“傻和尚。”


“那去哪看?”


“自然是人间。”唐时立刻起了身,得意阔步地向前走去,回眸望向是非抬眉一笑:“去么?”


“依你。”


唐时抬手之间衣袂翻飞,指尖墨色一染,只听见书页声簌簌而起,三株木心笔在手中一转,口中轻诵:“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是非觉得手心被人紧紧一握,便觉得面前世界向着虚空去一扭一旋,归于无尽的黑暗寂静。忽然听得一滴叮咚入耳,几圈涟漪随着滴水声漾开,竟是滴墨成海,随即觉得身体一稳,两人轻如鸿毛地从中落了出来,坠在了一叶苇舟上,再抬头望向星河,已是浩瀚无际,遥遥千里。


唐时身上的青袍已换成了草书画裳,正在船上与他相对而坐。


“此处是人间,还是梦境?”

“是西海,却也是梦境。”

不等是非发问,一根手指便点在了他的唇上,唐时笑道:“是我尚在人间时,曾做的梦。”


唐时望着他,捋起衣袖,倚着船侧,手指轻点水面。海面平静如镜,水天浑然一色,恍如整片星幕都从天上淌落,铺在无边海面上。随着他的手指轻点水面,像是以天地为琴,水为弦,叮叮咚咚地悠悠奏着一曲相思的曲子。 


极目远眺,从海平面的那头飘来点点金光,随着节奏的加快,金光越来越密集,越来越临近,终于有一点金光,悠悠地沾在了船头。


竟是一朵金莲。

远处的金光逐步盛开,如同仙人指路般划开沉寂海水,生出一片金色莲海。莲花漂浮着围绕住这一叶苇船,隐隐消弭着千佛香的香气。


“我梦见了你度我那时的莲海。”唐时笑道,“觉着很美,拿来送你。”


是非眼帘一垂,缓缓笑道:“很美。”


佛光凝在他眼眸,隐隐有些朦胧闪烁,缓缓诵道:“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


“半缘君。”唐时离他近了几分,“你可知道这意思。”

“不知。”是非笑着闭上眼。

“臭和尚,你装傻。”

“不曾。”


剩下的戳这里,不知为何被屏蔽

评论(23)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