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边

这无奇骨骼,一样住着歌。
封面来自我cp@天光遥




不知名写手/词作
考研去了,不太会唠嗑,喜欢评论
微博@嘉陵江边竹

【丹龙x白龙】勿念珠

原著:妖猫传
人物:丹龙x白龙;有私设;短篇;一辆轮椅
很久不写了看完妖猫哭唧唧感觉必须给这对虐的心肝胆颤的少年产粮…

PS:链接在最后,有小伙伴没看见特地来补充

      

       青龙寺无人不知,惠果大师不喜阴雨。

       似是身体有旧疾,每到阴雨连绵天,双腿便会酸痛难忍无法下榻。他便只好支着身子靠在窗边,数着手中的一串念珠,沁着汗珠喃喃道着:“勿念,勿念。”
       他说这二字时总是不悲也不喜,眼神却隐隐有些旖旎,似是风雪无情,却又似红樱烫袖。两道峰眉一皱一舒,十几年光景早已将峻岭染成雪山。
     “大师,十几年了,你倒是说不厌这句话。”空海从他身后走来,笑着向他行了个礼。
     “勿念是告诫自己,世事勿问,俗事勿念。”惠果大师一笑,闭上眼摩挲着手上的念珠,“况且我给这串佛珠起名'勿念',多叫叫它有何不妥?”
     “空海明白。”他眯起眼睛,缓缓道,“但当真能不念?”
      “自然当真。”
      “丹龙。”
        惠果大师双眼微微一睁,顷刻眼中的云烟缱绻而散。他右手未离开佛珠,左手缓缓抬起,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又抚过自己已经尽白的须眉,苦笑道:“我不是丹龙很多年了。”
       惠果顿了顿,道:“十七年了。若不是他不入轮回,已是又一个十七岁的白龙了。”
       他意识到自己是多言了,心中默念了许多声“勿念”,而此时突如其来的念想猖獗,并非是这浅薄的二字能压制得住的,像是刮过长安城的大风,将草草掩埋的一纸哀愁骤然掀开。
       他不知为何。
       是今日的风还是今日的雨,还是今日梵铃钟声,都不像是会激起想念的东西。
       但当他摩挲到下一颗的念珠时,忽然莞尔。
     “空海,去替我买壶酒来。”
     “酒?”空海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扶了扶下巴疑惑道。
      “要这长安城中最烈的酒。”惠果站起来身,端正了衣襟望向窗外,漫天细雨正缓缓落在寺中盛放的红樱上,“要极乐之宴上,最醉人的那种美酒,今日忽然想破戒了。”
       空海愣了愣,忽然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向他行了礼,腰弯得很深,道:“空海明白了。”
      
        惠果从榻下摸索出一把纸伞,因太久未在雨天外出过,伞上蒙了一层尘灰已看不出原本的白色了。他沿着湿滑的青苔石阶,孑然一人向着寺中盛放的红樱走去,竟觉得脚步渐渐轻快,酸楚也渐渐褪去了。他喃喃道:“勿念……勿念……又怎可能。”
        随着一声轻笑,他握着伞的手上忽而极轻柔地覆上了另一只手。
       朦胧的浮尘在空间涌动起来,一个身影踏光而来,那人着白衣,头戴红冠,插着几束白翎,站在惠果面前略高了些,低头望着他露齿而笑,一丝一毫都与他离去的那年别无二致。
       “多年不见,白龙。”惠果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眯起眼笑道,“都没发现我已经这么老了,比你矮上一截了。”
        丹龙的手摩挲着白龙的眉心,一路抚过眼睛,鼻梁,和他柔软而缥缈的唇瓣。
        “丹龙。”白龙眯起眼对他笑着,用这双未被仇恨玷污的双眼笼下了满城的春色。那眼中只有两人携手疾跑而过的长安街,练习幻术时偷吃了一半的西瓜,他们嬉闹歌舞过的美景华筵。
        还有白龙未能知晓的那个吻。 

        看官请上老爷轮椅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