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边

这无奇骨骼,一样住着歌。
封面来自我cp@天光遥




不知名写手/词作
考研去了,不太会唠嗑,喜欢评论
微博@嘉陵江边竹

【默读·舟渡】溺水时代

*莫名被屏了我忍痛重发

*原著向设定+私设,微R18

*极度个人化的人物理解,我流开车

推荐bgm:《Concerto for Catherine 》松下奈绪 


石墨链接戳

微博链接戳

如果还挂请提醒我谢谢啦


摘纪录:

我从写作中汲取的教训是,作者应该从创作的乐趣中得到酬报,从思想负担的释放中得到回报;对其他东西都不必介意,表扬还是苛评、失败还是成功,都应该坦然面对。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感谢推荐

关于开车的一点迂腐发言

老情人微言精义,就我个人而言为车而车不如去看片,在某些写手笔下,性在历史上文学作品中的艺术价值被抹干净,成为虚荣心的消费品。请时刻记得写手靠作品说话,而不靠投机取巧,也不靠比赛谁更黄暴。

榭寄生虫:



我很不明白,我不明白很久了。




规则就是规则,R18就是R18,十八岁以下不能看,也不应该创作。这是很清楚很明白的道理。就像十八岁以下不能吸烟,没有什么可妥协和缓冲的。什么十七岁也可以,那么十六岁也可以,十五岁也可以。十八岁就是十八岁,少一天也不行。


我很难想象天天吵吵着广电一刀切,要引进国外的分级审核制度的人,和完全地漠视规则的存在的人是同一些人。


正因为按照现行标准大家一起被剃头,所以才自发主动地通过预警和标示完成自己的秩序。然后挂在文前的分级警示变成某种卖点和噱头。肉和福利直接挂钩,疯狂拱人写肉开车无视对方年龄。聚众聊黄梗入群却没有任何审查机制。






我很少开车,开完就标不标r18会纠结一番。


我自己摸着良心讲的话,为肉而肉的开车几乎没有,可撸性也很差。所以我更不想因为标着r18引来只为食肉的读者。


我想遵守规则,但是发现自己遵守的规则完全是一个非常魔幻的东西。


如果成年人倡导的分级制度只是为了自己畅快的吃肉,立论点不在于保护和正确引导未成年人,那么他们本身就仍然是利己主义者,是巨婴,他们所倡导的规则就是虚伪的不可信的规则。


不遵守规则的人没有资格抨击规则。




另一方面。




上次还看到有人洗,接受就是有理,食色性也,读者就是喜欢看车,读者老爷喜欢就是最高。可以说是颇有“人民说好,你不喜欢,你算老几?”的风度。


我不知道这位太太的读者到底把自己定位成什么,愿意接受这样的逻辑和审美双重侮辱。更不知道“爱cp就看他们活塞”的歪理是从哪来的。


反正我不能接受。




如果有个人站出来替人发言,你就是喜欢车,大家都喜欢车,所以喜欢车是对的,所以车就是好的,和正剧没差别,正剧写手少立牌坊。而人大呼过瘾,真性情,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我个人觉得我是不愿意被代表的。




甚至于混水摸鱼的,诈粉的,聒噪的,碰瓷的,媚俗的。我这番话于他们听起来大概也就是酸腐腥臭的理想主义幼稚病罢了。






以上,憋了好久的污泥,就圈地自己较真一下。不特指不撕逼,对未成年车手和他们的文没有意见。




毕竟我知道我较真也没用,仅以自勉,并呈志同道合者共勉。



明天和你们的虫太太激情面基

我要证明我是她列表衣品最烂

我总梦见,你化作三兽驼我渡江,衣衫褴褛如布道者。而你就此沉底,我漫卷金沙的生命河。

我的id真的这么尴尬吗???当时起这个名儿是因为蝶澜,改了大家会不会不认识我……

痛苦与哀思催生艺术我是同意的,但我决不认同是痛苦成就了一个艺术家,大多数人并非生来心甘情愿地去经受痛苦,社会环境的不包容,原生家庭的创伤,自我的悖谬,这些给作者带来的负担远大于他们在作品中所能释放,不去体谅艰难的转化过程,反而将诱因当作功臣,这对于作者太不公平了。突然说这个是因为以前也有人和我说过类似的话,来给专制的父母与其错误决定洗白,今天回想起来觉得非常寒心

《纯白》白宇应援曲

听了白宇唱的填的,陕西话版我循环了一晚上
愿他的辉煌从今晚开始,永不熄灭


原曲:《遇见》

烟火 坠在人间外
你背对着喧哗 走过来
不顾 不盼 不慌乱
点染谁一生浓墨重彩
落落 坦然 是情怀
春风也温柔吻过善睐
一眼 一瞬 就崇拜
再次遇见你绝不迟来

你走过山 掀开雨幕的层岚
你漂过海 乘着梦舟的澎湃
你看着天 摘下星子的纯白
你往前走 续写寰宇的蔚然

擦肩 熙攘 人千万
谢你闪烁 平易不平凡
冬雪 花簇 或红毯
陪伴能否做灯火港岸

你走过山 掀开雨幕的层岚
你漂过海 乘着梦舟的澎湃
你看着天 摘下星子的纯白
你往前走 续写寰宇的蔚然
你去远方 瞭望云霭的绚烂
你哼支歌 释怀如常的自在
你的疆界 明净如雪的皑皑
你的热爱 是我恒久的至爱

终有一天 会是世界的珍璨

《白驹不追》——原创白宇角色群像曲

“白驹难追你眉睫,宇宙洪荒也响彻”

时隔一个月终于出歌啦,表白全体staff!

制作名单:

策划:冰牛奶冲的高乐高 @高阁 

作曲:大水鬼啊

编曲:崔巍俊豪

作词:嘉陵江边

歌手:余半声

后期:沢渡温

海报: @番九七 

题字: @花枝春野伊 

pv:一只汤圆儿

网易云链接:戳这

5sing链接:戳这

B站链接:观看pv

 

“我十几岁的时候,和渴望喝水一样渴望离经叛道,想登上中国最高的雪山放嗓嚎叫,去有地下乐队和镭射灯的酒吧,醉得酩酊的时候,拿喷枪在墙上写'钥匙在窗外,钥匙在窗外的阳光里'。但人错就错在了理智而心软,不相信时不再来。收拾完行囊的时候父母喊我回去吃饭,我就把行囊藏进了橱柜里。我的心就缝在了那个背包里,一封就是十几年。”